就宿要你營──探討宿營的真正價值

—————

  迎新宿營在近年來造成了非常多的話題,不過迎新宿營一開始的目的,是為了增進新生同儕間的情誼,也能幫助他們融入這個陌生的環境,凝聚向心力,讓自己的社團或是系學會在傳承過後會有更好的發展。不過這幾年,迎新宿營充滿了許多令人詬病的現象,也有安全上的疑慮,雖然對大家來說,宿營好像還是大學生必須參加的活動,但也很多人因此敬而遠之。

  代代相傳的緣故,隔宿露營已經成為台灣及香港地區的大學傳統,因此宿營對台灣大學生來說是個再熟悉也不過的活動,但是對馬來西亞僑生而言卻是非常新鮮,來自馬來西亞的僑生邱慧琳同學認為,一開始因為負面新聞的關係有點擔心宿營這個活動,但在參加後卻發現宿營並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樣。

—————

(邱惠琳同學)
  一開始呢我對宿營沒有任何的想法,可是近期在新聞報道上我發現某些大學刻意安排許多兩性交流的遊戲,讓我感覺有點擔心,但是真正參加宿營後,我發現原來宿營裡面有很多活動是很健康及正面的,所以宿營后讓我對我往後的大學生活有更美好的期待。

—————

  因為負面新聞的關係,可能會越來越少新生願意參加宿營,但最重要的還是系學會跟社團對於宿營這個活動的看法。如果舉辦方能夠顯現出宿營的價值,那麼宿營活動大概也能證明它有存在的必要性。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系學會宿營總召林少淳同學認為,宿營最重要的有兩點。

—————

(林少淳同學)
  我覺得辦宿營真正的目的有兩種,第一種是為了傳承,像每個系所都一個最重要的活動而我們的系所每一屆都一定會辦的活動就是宿營,所以到我們這一屆也一定要傳承下去,所以會舉辦宿營這個活動,再來第二個目的呢就是讓新生們可以趕快認識新環境,趕快融入這個系所,系學會幹部可以趕快認識他們,提供他們所需要的幫助。因為像大二大三辦宿營的幹部們他們可能對自己系上的同學都沒有那麼熟悉一個班有六十幾個人不一定每一個人都認識,因為參加了宿營,參與了宿營的活動,在當幹部的過程而認識彼此,對於大一新生來說,也是在這個活動在三天兩夜裡面可以更快的認識他身邊的朋友然後身邊的新環境,這幾年來宿營的議題非常的多,因為很多活動都牽扯到兩性的問題,像我們自己就有一個例子,在報名的階段有個學弟一直在考慮要不要來參加宿營,關心一下發現他是因為近年來有很多新聞報道所以他就非常的尷尬或者害怕,我就針對這件事情發表我自己的立場,告訴他宿營的意義,就是上面所分享的那些,他就決定來參加宿營了,所以我覺得新聞上面看到的大學系所辦活動,可能是因為他們那些系所對宿營真正的意義還沒有認知。

—————

  大學裡面除了舉辦宿營的大二學生,跟參加過宿營的大一新生以外,還有一大群沒有參加過宿營的大一新生們。而沒有參加過宿營的新生們又是怎麼看待宿營的呢?淡江大學馬來西亞同學會的馬一一同學認為,宿營並沒有影響他的人際關係,只是跟同儕少了一點共同回憶而已

—————

(馬意義同學)
  我覺得宿營不會影響我和同學之間的關係,但是他們剛回來的時候,可能他們會一直聊宿營那裏發生的事情,然後我就會覺得有一點沾不上話題,但是時間久了過後他們也不會在繼續聊宿營的話題,所以我們會有共同新的話題可以繼續討論

—————

  在剛進大學校園的時候,其實宿營真的是一個令人憧憬的活動,學長姐也會告訴新生,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參加。不過馬同學沒有參加的原因,是因為開學的花費過多,而且他認為在外過夜比較麻煩,於是沒有參加宿營活動

—————

(馬意義同學)
  我沒有參加宿營是因為,我對宿營沒有很大的興趣,而且那時候剛開學不久,就是花了一筆錢,所以我就不想再花多一些錢在額外的活動上,我覺得如果宿營是一日的活動的話,我就會比較想要參加,但是如果是一夜的話就還要去別的地方過夜,我覺得比較麻煩,就會降低我參加的意願。

—————

  很多人都在強調,宿營能夠拉近新生們的距離,幫助他們融入陌生的環境。而有些人則認為,就算參加了宿營對自己在系上的交際還是沒有幫助。邱同學表示,在宿營中真的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跟隊員們產生了團隊合作的精神

—————

(邱惠琳同學)
  我參加了大學的第一次的宿營後,得到了許多跟以往不同的感覺,像是在進行趣味闖關遊戲的時候,我跟小隊組員們在互動中發揮彼此間的默契與團隊合作精神,另外呢,我還認識了許多學長姐與同級的夥伴,這些都讓我對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

  單單一個宿營活動的組成成分,大約可以分成三大塊──舉辦方參加方以及學校 而站在學校方的立場,淡江大學課外組組長陳瑞娥表示,不單只有針對宿營,只要是積極正向的活動,其實學校都是很支持的。不過在設計活動的時候,需要清楚的知道舉辦活動的目的是什麼,並且按照活動宗旨走。

—————

(陳瑞娥組長)
  會不會鼓勵學生舉辦宿營,我想一個前提是,他辦這個宿營活動,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它的目的會是是什麼。如果他的目的是非常的積極,而且真是對他的社團或是對他的系所學會是有相當幫助的,我們會鼓勵他來辦這個宿營活動。所以與其說鼓勵學生辦宿營活動,應該是說我們很鼓勵學生來辦理,對於他們系學會或是社團有正向幫助的活動。那如果是迎新宿營的活動,我們在這邊可能要提醒同學在辦理的時候,要很清楚的知道宿營主要的目的是在哪裡。如果是要凝聚同學的感情,或是要讓社團或是學生了解它自己的社團它自己的系學會是在做什麼的話,我們會希望把這樣的意涵能夠融入活動當中。再來更重要是迎新宿營因為是到外地去,我們比較要重視的是安全性的問題。以上就是我們希望同學再辦理宿營的時候去注意到的。再來就是活動內容,我們希望他們去思考,什麼樣的活動是比較適合普羅大眾一般的學生而不是譁眾取寵的方式,這是我們要提醒同學的地方。

—————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每位總召及幹部秉持著自身認為的宿營精神,而貼合著設計活動。林同學表示,他認為活動一定是從這個營隊的宗旨為發想去設計的。

—————

(林少淳同學)
  我覺得我們宿營所有活動都配合到這個宗旨,就是讓大家有更多的認識,所以每一個活動設計上面呢都讓學長姐們和學弟妹們有非常大量的互動,從學長姐們當關主靠學弟妹們,到學弟妹們被隨機分配到一個組別裡面,在這個組別裡面要彼此的互相幫助,認識彼此的長處來分工來發揮他們最大的優點讓他們可以闖關成功,所以三天兩夜的任何一個活動無論是大富翁RPG甚至是晚會的小隊劇表演都讓他們有更多的認識也達到我們的宗旨。

—————

  因為設計活動內容不當,許多學校因此上了新聞頭條,只因為宿營活動內容太過誇張,陳組長認為,首先該注意的當然是安全性的問題,如果是活動內容的話,其實目前在淡江大學還沒有看過太過誇張的活動,舉辦方的處理態度也是值得讚許的。

—————

(陳瑞娥組長)
  我想在我們學校學生辦迎新宿營,可能比較重大的問題在,從我接課外活動組組組長到現在是還沒有比較重大的,但是像去年來說,比較多的狀況是食物中毒,因為同學迎新宿營大部分都到農場,有的吃烤肉,有的是吃他們的合菜。也許是因為遇到颱風期,可能遇到停水停電的關係,所以造成食物不是那麼的新鮮跟清潔,所以有零星的學生有食物中毒的狀況發生。因為發生食物中毒的大概都是那幾個農場,所以後面要舉辦迎新宿營的學生,我們就會請他是不是改換地點,。至於活動內容不當的部分還好,我們學校目前是沒有太大的違失,有的話,同學們的處理方式都很得當,即刻的向同學道歉,因為如果有一些讓學生不舒服的感覺,學生社團的幹部們自己就會清楚知道,因為每一個活動後面都會有回饋評估問卷。他們自己就會知道這個部分,所以我覺得我們的社團學生在這塊還處理的頗不錯的。

—————

  參加完宿營之後,其實一部份的人會選擇在大二的時候繼續投注心力在宿營活動上,就是成為幹部,將自己在這屆宿營中獲得的東西,傳遞給下一屆。現在是大一的邱同學表示,如果有機會,她會想擔任幹部,畢竟宿營活動對她來說是個很有意義的活動,而她也想把自己得到的這種溫暖,傳遞給學弟妹們。

—————

(邱惠琳同學)
  大二的時候會想當宿營的幹部與夥伴們一起籌備活動,因為呢,我想把我現在的體會傳達給下一屆的新生們讓他們明白宿營真正的意義。

—————

  
  如果真的遇到需要申訴的活動內容,陳組長告訴了我們申訴的流程,從舉辦方到指導老師,如果真的無法解決問題,也能向課外組求助,而課外組也會找來舉辦方,了解情形以後評估之後有可能告誡社團,如果太過嚴重可能會減少社團的經費來源。

—————

(陳瑞娥組長)
  如果說學生在參加宿營活動有覺得不舒適不舒服的感覺要申訴,當然第一個可能要去陳訴的對象就是主辦的同學們,也就是社團或是系學會的幹部。如果對於社團或系學會的幹部他們的信任度沒那麼高,可以再去跟帶隊老師或者是這個社團或是系學會的指導老師,大家跟指導老師也不熟的話,就可以來到課外組,跟課外組的輔導大哥大姊或是組長來說明陳訴狀況,那我們就會適度的協助處理。

—————

  其實大部分的宿營活動都還在符合學弟妹的期望裡面,即使宿營所謂的凝聚向心力,可能只是在那短短的兩三天內,或許也對每一個人未來的人際關係影響不大。但是不得不承認,辦過宿營活動以後,班上的氣氛也會活絡了起來。只要舉辦方在舉辦宿營的時候,謹遵著自己的目的跟宗旨,或許就不會偏離宿營原本的價值。

—————

採訪記者:彭昀婕、楊惠雯
採訪時間:1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