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猶畏境──街頭藝人眼中的世界

—————

  台灣街頭藝人在近幾年開始納入政府管理,街頭藝人在表演前必須先通過考試取得證照,並在特定的場所提出申請,才能夠正式踏上街頭演出。但在政府大力提倡街頭藝人證照的同時,整個職場環境已經逐漸趨於飽和,但是仍然有許多對於藝術表演懷抱著夢想的人在台北的街頭默默的發光發熱,為了實踐夢想而走上街頭,那麼在一般民眾的眼裡,街頭藝人這個行業是呈現出甚麼樣的形象呢?

—————

《民眾1》
  平常比較常看到的街頭藝人比較像是唱歌類型的吧!再來就是跳舞或者是雜耍變魔術,那對他們的印象就是覺得他們很厲害,我知道街頭藝人通常是要考過證照,所以他們在表演的時候也會停下來駐足一下,對他們也是算一種尊重。

—————

《民眾2》
  平常比較常看到的街頭藝人大部分都是跳舞類的,然後也會看到一些唱歌的,就是自彈自唱,像跳舞的那種的話,我覺得就是他們很辛苦是因為,我看到很多是,他們可能是跳機械舞吧!所以他們一開始會像雕像一樣,就是站在那裡都不動,要一直等就是有人在他們那個打賞箱那裡投錢以後他們才會動,他們可能站了一整個早上,可是其實投錢的人沒有幾個,他們就要很辛苦的在那裡維持那個姿勢,對於街頭藝人就是我都是一直抱持著一個覺得他們很厲害的想法。

—————

  聽完了一般民眾的看法,我們轉向第一線在街頭表演的街頭藝人,在他心目中的街頭藝人又有甚麼不同的樣貌呢?

—————

《楊元慶先生》
  就像以前我們看連續劇,裡面會有街頭賣藝那樣子,就很酷阿,我想像的樣子就是會有一群人站在那個地方,然後還敲鑼打鼓,這是我最早對於街頭藝人的印象。然後真的接觸之後發現,其實也沒有真的敲鑼打鼓,但是我們也許需要做到類似像敲鑼打鼓的事情,就是告訴觀眾說,我們要表演了,這邊有事情要發生了,你要靠近來看我表演。

—————

  剛剛的聲音是一位來自台南的街頭藝人 楊元慶先生

—————

《楊元慶先生》
  大家好我是楊元慶,今年26歲,是在世界各地表演溜溜球的街頭藝人。
  街頭,是一個故事開始孕育的地方。或許在這個過程中不被家人看好、與父母吵架,在同學之間,也被看不起,但是楊元慶還是被街頭的魔力深深吸引,因為在街頭,他獲得很多成就感,於是溜溜球達人楊元慶便踏上了街頭藝人這條和別人不一樣的路。
  2005年那個時候,我看了一個溜溜球大賽的影片,我就覺得,哇那裏面的人都超厲害的,我想要有一天變成跟他們一樣,變成溜溜球高手,中間努力了很久,還有跟爸爸媽媽吵架,還有自己到台北找溜溜球玩家學溜溜球。
  就在17歲的時候,我拿到台灣溜溜球大賽的冠軍,那時候我覺得我的人生會因此會被改變,因為我努力這麼久終於爬上了台灣的巔峰,可是爸爸就會覺得那個比賽又沒有獎金,你還自己花錢去台北比賽,然後同學還會說,冠軍,那你以後要幹嘛,這個又不能當飯吃。
  就在那個機緣之下,我遇到了兩個在高雄的街頭藝人,他們就邀請我到高雄愛河當街頭藝人,我聽到可以賺錢耶,我就去了,就從此就愛上了,因為我在其他地方,得不到成就感,但是在街頭,願意停下來看你表演的人都是喜歡你的人,因為不喜歡的早就走掉了,所以我覺得在街頭可以得到很多成就感,而且我可以慢慢的存錢,慢慢的去完成我接下來想要做的目標。

—————

  從長遠來看台灣的街頭文化,由於社會習慣和歷史背景的不同,深深影響著現今大眾對於藝術家的反應,然而西方文化的傳入,也漸漸的改變年輕世代的想法,而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研究所的曾肅良教授則是從藝術社會學的方向,來分析整個街頭文化的改變。

—————

《楊元慶先生》
  西方的環境,他的社會的制度,社會的氣氛跟台灣不太一樣,西方人對於街頭藝人比較會支持,因為他們傳統上有支持藝術家的習慣,比如說在街頭演奏、街頭表演啦,他們基本上都會去投幣、去贊助他,可是在所謂中華的傳統裡面,好像這個習慣是比較薄弱,因為以前都是由這些大戶人家或者是貴族或者是宗教去保護或贊助,我們一般人比較不習慣去贊助街頭藝術家。
  受到西方的影響之後,我們的世代也在改變,比如說是五十歲以下的,他們也會去贊助這些街頭藝術家,讓這些街頭藝術家可以存活,形成我們現在的一個社會的藝術現象,現在很多的藝術家,他們要走出來爭取群眾的支持,才可以存活才可以繼續創作,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街頭藝人的現在會比以前更為頻繁,這是可以解釋的。
此外,曾肅良教授認為,雖然社會文化是影響人們對於藝術看法的原因之一,但是他也認為,藝術本身就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對此,曾肅良教授提出了對藝術需求的看法。
  藝術是我們人類社會裡面不可或缺的活動,我們會需要一些感性的東西,那這些感性的東西,是需要藝術家來提供,我們需要藝術來停泊我們受傷的心靈,藉由藝術家的創作裡面我們可以去抒發,所以贊助藝術變成現在人一個必須去理解的課題,

—————

  除了文化習慣不同,飽和的職業環境也直接的影響到街頭藝人的收入來源,在這種狀況下,每位街頭藝人的表演空間也會相對受到擠壓,更衝擊到像楊元慶這樣比較安靜的演出模式。

—————

《楊元慶先生》
  信義區最早街頭藝人可能一整天只有兩組三組,大家平均都可以表演很多次,而且比較不會干擾,所以你的表演是有品質的,但是現在有太多街頭藝人了,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音響,還有唱歌的打鼓的,每個禮拜都鬧轟轟的,如果你有看我的表演,我的表演比較不適合那種很熱鬧的場合,我需要一個很安靜的空間,讓大家可以安靜下來好好的看。

—————

  除了因為市場的飽和,收入受到影響,現今的街頭藝人更需要面對的是日益發展的科技數位化時代,以前曾經面臨銅板經濟,但是未來民眾還會帶著零錢嗎? 對此楊元慶比其他人都更早提出了這個問題

—————

《楊元慶先生》
  現在街頭藝人遇到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是,未來也許有越來越多的行動支付出現,當大家口袋裡面沒有零錢,雖然現在國外有一些app可以做到,哪裡可以看到街頭藝人,到現場之後可以有app直接可以打賞給他,但是這東西並不是一個很大眾的平台,並不是每一個人的手機都會有這個app,要怎麼去戰勝這個科技化、電子化的來臨,這是街頭藝人接下來要面對的命運。

—————

  藝術家們要生存就需要民眾的支持,於是他們走出了戶外,開始在這樣一個沒有保護的環境下,創造適合自己的舞台,從被動變成主動,因為他們都知道這裡是一個起點,為了能讓自己朝著目標更靠近一點。針對民眾的支持,曾肅良教授有一套不同的看法。

—————

《曾肅良教授》
  一般來講街頭藝術家是一個年輕的藝術家,或者是剛起步的藝術家,他社會化過程的起點,也就是說你不可能說在街頭藝術表演裡面,你賺到很多的錢,但是你可以得到足夠的生活資本,你可以繼續做你的創作,街頭藝術主要的意義在這裡。
  其實藝術家也是要爭取群眾的支持,也就是粉絲,你要爭取喜歡你藝術的人,所以現在的藝術家,主動來爭取喜歡我的粉絲來支持我,但當然你在街頭你面對群眾的時候,那是一種歷練,同時也從這裡開始累積你的社會資本的一個過程,從這裡你可以持續就發展。
除了政府政策的協助,街頭藝人更需要的是充實自身的能力,楊元慶認為,當自己做的夠好夠精采,自然而然就能更吸引觀眾。

—————

《楊元慶先生》
  我覺得街頭藝人不應該依賴政府的原因是,我們的表演、我們的工作形式是取決於觀眾喜不喜歡我,所以每個街頭藝人應該要很自愛的,而且很有意識的知道,自己需不需要再更進步、自己是不是要再更好,而不是覺得,我只要在那邊彈吉他,然後就會有人投錢給我,他要去想,他要怎麼跟別人不一樣,而且要怎麼讓更多觀眾越去肯定他去做這件事情,這是每個街頭藝人應該要去思考的事情,不然,即便政府再多的支持,但是市場並沒有選擇你的話,你最後還是會被淘汰。

—————

  社會上有許許多多的街頭藝人,但是楊元慶的學長曾經和他這麼說道

—————

《楊元慶先生》
  「要怎麼樣做到讓人家只看你的,所以你要找到你無法取代的地方,你不一定是整條街最厲害的,但是你要成為那個無法取代。
  透過自身不斷的進修學習,不僅能讓觀眾的目光停留時間加長,也能吸引很多喜歡你的群眾,而曾肅良教授強調,包裝自己的表演,就是最好的行銷方式,大眾媒體的口碑,便會隨之而來。

—————

《曾肅良教授》
  街頭藝人站在群眾面前,基本上就是一個行銷行為,最好的行銷是他自己把他的藝術表演或者是藝術的創作,把他做到非常好,去感動群眾,因為所有的東西不管是商品,或者是藝術家的作品,只要做得好,他就會形成一種口碑,形成口碑自然就會吸引媒體來採訪,比如說你表演得很好很特別,群眾口耳相傳,可能就會吸引很多媒體、報章雜誌、電視來採訪,藉由這個機會能擁有更好的行銷機會,讓自己的藝術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
  最好的行銷利器,就是你把自己的藝術的本質做好,品質做好,感動更多人,很多人願意支持你,不管用金錢的或言語上的或者實質上的幫助 ,他就會隨之而來,所以最好的行銷其實是你自己表現的品質。

—————

  雖然街頭藝人這個職業以每年一百多張的速度在發放執照,使環境趨於飽和,但是在街頭磨練的當中,又有多少個街頭藝人能被大家看見,自己又能從中獲得多少,這些恐怕都只有像楊元慶這種在第一線表演的街頭藝人能夠體會。

—————

《楊元慶先生》
  我覺得最大的回饋,是有一次在街頭失誤,那時候在表演扯鈴,我沒有檢查線就直接表演了,最後高拋下來,我的線斷掉了,扯鈴打到一個爸爸的頭,我給他名片跟他說,如果你後來有什麼狀況的話,我願意賠償後面的醫療支付,然後她說沒關係。
  但是我覺得最感動的是,我一抬頭,所有的觀眾還在原地,我就跟大家說大家還願意再看我再來一次嗎,大家就說想。
  有的時候,比如說我在當學生,或者是我在當表演者的時候,都會很害怕在台上失誤,或者是有不好的表現,但是如果你願意再來一次,那個勇氣其實是會得到更多的掌聲跟更多的肯定,所以現在如果在街頭,我不小心失誤的話,我都會跟現場的小朋友說,失敗了怎麼辦,那就再來一次就好了,我覺得這個東西也許可以幫助他們,在未來如果遇到挫折的時候會更勇敢去面對,就像我願意再來一次一樣。

—————

群眾的支持是將街頭藝人帶往更高境界的強大力量,而網路平台更是能讓其他地方看見台灣街頭文化的方式,運用網路平台資助那些還沒被看見的街頭藝人,是楊元慶目前正在努力的方向。

—————

(楊元慶)
我想要透過一個平台去贊助很多台灣的表演者或者是學習溜溜球或是雜耍特技的人,讓他們可以有機會去更多的舞台,去表演或去比賽,即便他沒有得名也好,我覺得有人出去,去看看這世界有多大,才能幫助這世界變的更好。
但現在其實網路上有越來越多人在做類似像這樣子的事情了,要怎麼樣子跟這些人去做區別,也是現在我正在思考的一件事情。 因為我覺得我太幸運了,我太容易被看到了,然後被找到很多地方表演,但是我身邊有很多我覺得超棒的人,為什麼不是他們,我今天如果有能力,可以幫助他們的話,那一定是一件超棒的事情。

—————

雖然街頭藝人的職業環境已經逐漸飽和,但即便有越來越多人進入這個行業,只要這個市場願意接受,,好好充實自身的能力,用街頭這個地方磨練自我,依舊會有被更多人看見的機會,如同曾肅良教授說的,把自己的藝術本質做到好,幫助便會隨之而來,這種方式不只是最好的行銷,更能讓台灣街頭文化被世界各地看到,就算只是一點小小的機會,仍然要努力去成就自己的夢想。

—————

採訪記者:朱映綺、范銀真
採訪時間:1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