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見直播

—————

  近年來,不管在廣告中,或是網路上,總是能聽到直播這兩個字,而直播在最一開始,是台灣的有線新聞電視台引進香港的「現場直播」一詞,那就是為甚麼新聞台的畫面上方常常會有直播,那是用來替代現場直播。至於近年來的直播一詞,是從2012年的youtube平台出現「實況」視訊,不少的上傳者自稱「實況主」,實際上,他們進行的是「線上直播」,因此,直播兩個字漸漸的用來取代線上直播,而不是現場直播了。那麼直播在社會人士的印象中,究竟是如何呢?我們在街頭訪問到了三位社會人士,讓我們來聽聽看他們對於直播的想法吧!

—————

《Bite1》
  (請問你常常看直播嗎?) 有,有看過,大概一個禮拜看一次而已,比較新鮮而已/有/不一定有上臉書才有看
  (請問你對於直播的想法是甚麼?對你有影響嗎?) 對我沒有影響。/常有上臉書才有看到,如果沒有的話可能就沒有接觸到了,畢竟我們有年紀了都是年輕人在玩比較多那我們也很少玩直播。/沒有看過,所以原則上沒什麼想法。

—————

  從訪問中可以得知,社會人士對於直播的印象,通常來自於臉書,然而,身處網路時代的大學生對於直播的想法是否和社會人士一樣?是不是也很少接觸直播?又或者是和社群網站一樣,會成為大學生的流行趨勢?讓直播成為一種新的自媒體?我們在街頭也訪問了三位大學生,讓我們來聽聽看他們的想法吧。

—————

《Bite2》
  (請問你常常看直播嗎?) 我一天接觸直播的次數還蠻少的,像是:如果剛好我在用手機他們有直播我才會看,我不會因為她們預告幾點直播我就特別在那個時間守著然後去看
  (請問你對於直播的想法是甚麼?對你有影響嗎?)印象最深的直播就是某對網路紅人分享他們的親子互動,真的超可愛的。

—————

  如同大學生所說的,網路時代下,社群是最重要的傳播媒體,直播是越來越火紅社群操作手法,以理論的方式來說,在社會中人們透過自我生活的公開展示與人們溝通,藉此尋求自我的定位,同時透過朋友的介紹或是其他人的連結,來強化自己的社會地位,在直播APP平台擔任直播主的熊寶貝表示,直播強調即時性,當下如果觀看直播的人數直線上升,會讓正在直播的人很有成就感,有人說臉書按讚是初階版,直播將會是進階版。

—————

《Bite3》(敏茗)
  我認為直播最大的優勢跟社群軟體有點像,素人可以在上面展現自己的才華以及很快可以讓大家看到你的生活作息你的才能都可以在直播上面完整的呈現,而且讓粉絲覺得跟這個藝人或者是主播沒有距離,以及我可以得到主播的第一手消息或者是我覺得更多樣化了,直播的優勢還有可以看到臉,像廣播節目這種就是可以聽到聲音的可是你基本上會去做其他的事情,但是呢我覺得直播有點像一個節目,但是因為現在直播圈很多尤其臉書,IG也都可以做直播了,我相信這是一股潮流,而且直播的市場越來越大,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優勢也是危機。

—————

  由於科技的普及,直播的成本小,門檻低,人人都可以成為直播主,而它的盛行更是讓直播成為了一種收入來源,直播主熊寶貝向我們透露,直播APP旗下的直播主,所得分成底薪和獎金,獎金的部分會以一朵花或是一個泰迪熊、一台跑車、一個鑽石戒指替代,7個直播幣可以轉換成所得1塊錢,因此觀眾可以透過儲值購買直播幣,買下禮物送給自己喜歡的直播主,另外底薪的部分,直播資歷越久,底薪越高。

—————

《Bite4》(敏茗)
  但是我自己呢本身是靠底薪,底薪比較麻煩的是要播到時數,以及天數,所以它也是鼓勵性質,鼓勵你天天播,天天露面,天天要培養你的粉絲群,我舉例一下好了,譬如像我這次收到七千的秀票,七千的秀票她一比七,實際上粉絲只有投資你一千塊.之後我的直播公司還要跟你抽成,也就是說我只會收到是兩百五,我是抽四成直播那一方是收六成。

—————

相較於APP直播公司,遊戲直播公司的營利方式較為簡單,直播主阿樂表示,遊戲直播平台並沒有底薪的規定,取而代之的是訂閱功能,頻道必須先累積到500人以上的平均收看人數,才可以被「訂閱」。觀眾訂閱一位直播主一個月需要大約新台幣150元,而這些訂閱的金額由公司和直播主對分,另外,公司和直播主還有一些特別的營利方式。

—————

《Bite5》(阿樂)
  其實實況本身的話,英雄聯盟那邊他們最近也有在做一個直播平台叫做GERENALIVE,那我上個月可能開台了大概八小時而已,那我換算成聯盟幣來講的話,我就賺了一千五百多,就是我用八小時就是其實已經賺到一千五百多了。在中國大陸那邊呢,他們有做出一個,就是希望大家都來直播的一個方案,如果你這個月拿到了第一名,可能是觀眾人數或者是說同時觀看的次數,拿到第一名的話,它就會給十萬,那依序排下來,就第一名可能十萬啊第二名幾萬這樣子。

—————

  直播大多是透過電腦和行動載具來收看的,根據資訊工業策進會的統計,台灣人每天使用手機時間高達了205分鐘,大約是看電視時間的兩倍!相較於傳統媒體與電腦,手機無庸置疑已經成為第一載具,它的盛行吸引了許多廣告業者的加入,根據統計,去年大陸的直播產值就高達90億人民幣,而台灣報紙廣告產值去年僅僅70億出頭。在直播快速成長的時代下,傳統媒體的產值不斷萎縮,雜誌與廣播廣告分別下跌二點二成與一點四成,至於電視廣告也跌了234億,總體來說,傳統媒體在最大收益廣告這一塊,被直播瓜分掉了,形成了分重的現象,因此傳統媒體需要新的道路,或者是和新媒介合作,不僅能夠增加曝光度,也會有更好的生存空間,擁有豐富廣告資歷的李蝶菲老師表示,傳統媒體必須要管換方式,讓閱聽人能夠更加迅速地融入內容裡。

—————

《Bite6》(蝶菲)
  傳統媒體所播出的一些東西,其實現在很多也有在自媒體上可以找的到,比如說像YOUTUBE就是一個最普遍的一個平台,那因此你說傳統媒體有沒有受到自媒體的衝擊,有的,那可是這樣會對自媒體,而自媒體的發展會對傳統媒體有甚麼很大的威脅嗎,目前來說,我覺得還是有些程度上的不同,如果說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是朝向於網際網路的這個方向去,那我覺得傳統媒體當然應該要有一些的應對,其實現在很多的傳統媒體,包括電視、廣播、電影、雜誌或者是報紙,其實呢都對於自媒體的一些發展,有所的因應或者說也使用了自媒體的方式,來推銷他們自己的節目或者是頻道,那這些就是傳統媒體跟自媒體之間彼此的一個,可以經過競爭而得到的一些好處,那但是未來應對我覺得還是要想辦法跟網際網路去結合,運用新的傳播科技來使自己的傳媒頻道上面所要播出,或者是所要刊載的一些訊息也好新聞也好,能夠得到更多人的閱讀以及收看,那這樣的話,才會有好的生存空間。

—————

   就像李蝶菲老師所提到的,YOUTUBE與臉書等等的網路平台,都為傳統媒體帶來一定的衝擊,傳統媒體無法與新媒介脫節,卻又不需要全盤依賴新媒介,而媒介最大的功能就是接觸閱聽人,所以互動性是十分重要的,對於缺少了互動性的傳統媒體,淡江大學大傳系的許傳揚老師,有獨特的見解。

—————

《Bite7》(傳揚)
  那麼但這個直播或所謂的這個網路的一個興起,其實讓這個自媒體的一個概念,那麼其實有有更佳的去挑戰到傳統媒體,我想是這個中國大陸在這個2010年之後,那麼他們整個手機的一個傳播的一個方式大幅興起,其實證明自媒體這個字義,嚴格來講是大陸的翻譯,你就可以變成一個所謂的網紅的一個現象,那這個其實就是所謂的中國大陸在最近這幾年來手機的門號,手機的一個市場大幅的興起,使得自媒體這個概念重新又,又讓我們傳播學者有注意到,那對於我們當今傳統媒體的挑戰啊,主要還是在於說,基本上網路已經是一個媒介,包含手機也是一個媒介,所以這種所謂的web3.0的時代,Facebook跟所謂的Line或所謂的Wechat微信的這樣一個載體啊,其實它的影養力遠大於我們現在的所謂的有線電視。

—————

  傳統媒體通常具有定時的特色,民眾無法自由觀看、自由選擇,而直播具有即時、互動、分享等特性,隨著直播風氣的興盛,加上手機打破空間限制的便利性,還有言論自由以及「串流」的技術,直播不會留下證據,因此難以控管,法律可能會出現空窗或者是漏洞,無可避免也引發不少因為直播而衍伸的問題!例如露點、霸凌等內容,都曾經出現在直播上,另外,許多學者擔心閱聽者的資質不夠,恐怕輕易地相信直播訊息,造成言論恐慌,在此,李蝶菲老師提出了正面的看法。

—————

《Bite8》(蝶菲)
  像是民視的有一個節目一個政論節目,他們也邀請一個專家,從美國發聲,然後就是給它電視的一個畫面,一個切割的畫面,然後就讓它透過視訊的方式,來對我們國內的一些訊息或者一些的新聞事件說長道短,那這一些我想傳統媒體要跟網際網路平台所衍生出來這些所謂的新媒體也好,自媒體也好,的這個發展,必然會有一些的連結,但是自媒體的運用不是唯一的管道,我剛剛講了因為它所能夠得到的一些的資訊也許是最快,比如說哪裡失火,那可能有一些人就在那個失火的現場,他就拍了照片亦或拍了影片它就直接上傳,那就比電視台再派人到現場要來的快,可是事實上像新聞也好資訊也好,還需要人去解說啊,我們看到一則新聞我們不是知道就是了,我們還要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一般的民眾如果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的話,它沒有這樣的能力去做一些的分析或者是做一些的評斷,所以沒有辦法滿足一部分的聽眾或者是視聽大眾,對於訊息接收的那種的要求,所以我覺得自媒體的出現,當然我們也很高興看到這個資訊的傳遞不再是一種,只從大眾傳媒向一般的大眾做點對面的這樣傳布而已,而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訊息的提供者

—————

  直播的快速發展對傳統媒體來說是一次巨大挑戰,提升了傳播行業生命力,為民眾帶來新身分、新職業、新世界。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機遇。不少學者探討直播是否會替代傳統媒體,對社會習性造成改變。他們認為傳統媒體和直播可以互相學習,形成雙贏的局面,傳統媒體具有強大的內容生產能力,但是需要藉助直播新的傳播形式與手段,來擴大自己的影響力。至於直播擁有極大的感染力與互動性,但是內容沒有保障,因此需要從傳統媒體中吸取營養,沉澱訊息,發揮直播內容價值,並且保有傳統媒體的質量。對於直播的未來,沒有人能夠確定,但是毫無疑問的,身處全媒體時代的我們將會是最大的受益人。

—————

採訪記者:蘇怡丞、傅晴婉
採訪時間:106.03